登陆 | 注册 | 帮助 | 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做最好的教育新闻门户
当前位置:铁岭教育信息网 > 留学 >

走出自己的留学之路 你也可以
2012-08-31 14:25   来源:未知   

铁岭教育信息网 www.ntledu.cn   姓名:谢嘉诚

  录取院校:波莫纳学院

  成绩:托福116分,SAT2240分

  生日:1992年9月1日

  星座:处女座

  座右铭:无论在多么躁动的洪流中,最珍贵的都是一颗平稳而自知的心。

  最拿手的特长:模仿各种方言

  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乔治·奥威尔

  最想对读者说的话:趁着年轻、还有可塑性,学会承担后果,学会面对自己为自己所做的选择。

  不听话的“坏孩子”

  我似乎从小就是个“坏孩子”。

  学习不用功、调皮捣蛋是坏孩子的专利。初中时,我在实验班学习,可以直升高中,没有中考的压力,所以我基本上是和一帮浑小子们玩着过了三年。所有科目的成绩基本都是倒数,给老师、同学胡起外号、乱写歪诗、逃课打球、在学?;客低嫱?hellip;…在一个校风严谨的市重点中学里,我和一帮朋友把能干的坏事都干全了。在常常被请家长的漫长岁月里一路摸爬滚打,我学会了伪造家长签字、十分钟写完一篇检查和一只手握两支笔抄写等等坏学生的基本“生存技能”。

  然而,我之所以自称“坏孩子”,并不只是因为我学习不好或者调皮捣蛋,而是因为我经常作出许多让老师、家长无语的“匪夷所思”的决定。

  直升高中的时候,学校按成绩排名分班,我又一次“蒙”进了第一实验班。班上全是成绩超级棒的“好孩子”,平时无论上课还是课间,班里的人都安静地在座位上做题、自习。我偶尔扯个俏皮话儿就像石入死水一般,毫无回应。这种气氛实在太压抑了,我不禁怀念起以前和死党们一起吹牛胡侃时的热闹劲儿。直觉告诉我,这种环境不是我想要的。于是在新生军训的前一天,我没和任何人商量,鼓起勇气写了“退班申请”,交给了年级主任和班主任。结果老师疯了,家长蒙了:“哪有学生一天课没上,就敢吵着要退出第一实验班的?”年级主任请我“喝茶”,谈了好久。最终,学校给出的方案是:同意我调到第二实验班,前提是我签字同意无论成绩如何,高中三年放弃调升到第一实验班的机会。我欣然签字,把我父母噎得够呛。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继续贯彻“跟着感觉走”路线,父母也渐渐对我作出的稀奇古怪的决定产生了免疫力。所以当一年后我突然向他们宣布我要做交换生去美国学习时,两年后我提出要自己在外租房子住时,三年后我又一次主动申请从第二实验班调到普通班时,他们都见怪不怪了。

  18年里,我从来没当过“乖孩子”。在“跟着感觉走”这件事上,我有强烈的“洁癖”,太听命于自己的直觉,而拒绝服从师长认为“合理”或“保险”的决定。这个习惯伴着我一路磕磕绊绊地走过来?;赝房纯?,许多时候别人的确曾给我指出了更加平坦、光明的康庄大道,而我一时冲动作出的莽撞决定常把我引向布满荆棘、暗坑的弯路上。但当我转回头来,再次面对前路的时候,依然不能认定究竟是我的直觉正确,还是长辈的人生经验正确。

  两个月啃下“红宝书”

  第一次上新东方的课是老妈替我报的名。在这里我第一次听说“去美国上本科”这种事情,也第一次知道了TOEFL、IELTS,还有日后纠缠不清的SAT。尽管我当时并没有萌生出国读书的念头,但学习英语的种子算是埋下了。于是我背完四级单词后,又跑到书店去买了那本神圣的TOEFL“红宝书”,然后又一次开始了吃饭背、蹲坑背的征程。

  当年背单词的方法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敬畏。每天晚上11点解决了作业,洗漱得干干净净,我便坐在书桌前,把“红宝书”摊开,左手电子词典,右手红黑两色笔,开始一页一页地背下去,然后越背越清醒,越背越来劲,一直背到灯丝发烫,不知天之将白。当时我是用笨方法,也就是所谓的“精背”,即挨个查词典,穷尽每一个不熟悉词条的意思、用法和例句,写在书上。如此这般一天可以推进10页,大约100个词条。这种办法的确费力,不过效果不错。因为我每学一个词条都要用十多分钟的时间,把它常见的用法和好的例句查全并抄下来,所以对每个生词的印象都特别深刻。“精耕细作”地背完半本书之后,我在每天精背10页的同时,从头开始每天快速温习10页,赶在记忆曲线开始快速下降之前再给它推上去。背完一遍之后,再回头快速“扫荡”全书时,发现60%的单词已经沉淀在了记忆里,而对于第一遍背单词来说,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再往后,我用“过滤式”每天复习20页的单词,补齐了那40%的没记住的词汇。大概七八遍快速的“扫荡”后,TOEFL“红宝书”基本被我啃下来了。以后无论怎么遗忘,都有大半的单词是记得比较牢靠的。就这样,利用两个月的课余时间、吃喝拉撒时间和深夜睡眠时间,我终于磕磕绊绊地把单词量从可怜的1000出头堆砌到了5000左右。神奇的事情再次出现,再做英语卷子时,以前活似象形文字的单词突然就认识了。而且由于我选了“精背”单词,我在认识单词的同时,快速积累了大量关于语法和单词运用的知识,英语水平迅猛提高。“笨办法”最终反倒指向了捷径。

  从那之后,英语在我眼里就变得十分可爱了。小孩子都会有这样的心理:当他在某件事情上获得了成就感之后,就会愈加带劲地把这件事做下去。

  在美国当选学生会主席

  为了“看看美国什么样”,我决定高二做交换生。不得不承认,亚洲孩子想要融入美国的环境,终是要比拉丁裔或者欧洲人困难一些。好在我有着“生冷不忌”的彪悍性格,敢于去尝试在美国人看来习以为常,而对我来说十分陌生的东西,借此和他们创造出许多日常生活的交集,进而和他们打成一片。比如我可以大口吞下他们涂抹了各种稀奇古怪酱料的西餐,然后强忍着沸腾的胃酸向他们竖起拇指,洪亮地说一声“赞!”再比如,我敢于咬牙冲向一帮200磅的壮汉们统治的橄榄球场,在他们“哇哦,亚洲人也打橄榄球”的赞叹声中抱球冲杀。

  由于机缘巧合,我还参加了学校的学生会竞选,心想反正自己刚到这里什么都不是,没有什么好输的。要么不玩,要玩就玩个大的,我直接选择了学生会主席。

  那时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一个叫杰克·麦当劳的人。对,没看错,他就姓麦当劳。这个名字太亲民了,相比起我那美国人读来拗口的中文名字,他在名字的辨识度上就占了优势,而且麦当劳同志在这个学校待了好几年,根基深厚。

  学生会竞选并不简单,单是想成为候选人,就要通过层层关卡才能获得参选的资格。第一关是成绩,每科都要在B以上,这条我当然过了,“麦当劳叔叔”也磕磕绊绊地过关。第二关,也是最有意思、最微妙的一关,是征集同学的支持签名。想要获得学生会主席的竞选资格,需要至少40个同学的签名,而全部高中的学生也只有78个,每人最多只能给两个竞选同一位置的候选人签名,多了作废。简单算一算就知道,这意味着最多只能有三个人进入最后的选举。这个小制度有趣而残酷,它从刚开始就把民意的因素加入了竞选当中,争取每一个签名成了竞选人之间你进我退、寸土必争的战争。在朋友们的支持下,收集签名这一关我顺利通过。

  到了投票前的一星期,校园里到处贴满了“请支持麦当劳”的海报,小麦同学又掏了300多美元买贴纸、棒棒糖,见人就送“糖衣炮弹”,那情形仿佛他已经胜券在握一般。而我每天照例去参加各种活动,和人拉家常,谈对学校的看法,绝口不提拉选票的事情。

  到了竞选的那天,小麦同学大概太过成竹在胸,演讲时只拿了一张A4纸把校训念了一遍,然后说“我保证领导好大家,遵守校训”就草草了事。轮到我的时候,我的腿抖得跟筛糠一样,前一天晚上临时准备的话只练了两遍就仓促上台了。两年前的我英语还说不利落,不料那天状态出奇的好,我竟然毫不磕巴地作出如此感人肺腑的演讲:“作为一个国际交换生,一直以来我都被看做一个局外人,但今天我拒绝成为一个局外人。今天,我敢于站在这里说出我的想法;明天,当我成为一个领导者,我也会同样代表你们说出你们的想法。”最后,当我以“我已经站在这里说出了我的理想,接下来就轮到你们来给我一个实现理想的机会了”结尾时,全场掌声雷动。

  我就这么“出人意料”地赢了竞选。我决定竞选的那个瞬间注定是在美国一年生活的转折点,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做出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也让我第一次尝到了“冲动的选择”的好处。

  一年之后,当飞机再次飞过日界线的时候,我已经改变了很多,留学这个选择也已经明确无误地摆在了眼前。

  申请学校何不随遇而安

  一年的交换生活之后,我知道了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在国外生活。如果没有培养起对自己的约束力和为自己负责的责任感,那么一个人在国外堕落的速度可以是惊人的。而异国他乡那种孤独的无力感也非要很强的自我排遣能力才能够消解。有了这些准备,家长和学生才可以比较放心地选择走这条路。

  我为什么选择留学?刚开始觉得“好男儿志在四方”,想出去闯闯;后来知道国外大学更加“学生本位、教育本位”,自己去那里接受本科教育更好;现在发现自由和宽松是种责任和自制,而这种责任和自制又是一个人离开象牙塔后安身立命的根本,所以不妨趁着年轻、还有可塑性,学会承担责任,学会面对自己为自己所作的选择。

  申请结果出来的时候,很多的人在纠结、在懊悔。我对申请结果的认识是这样的:放榜时候的结果,只说明了截止到这个时间点,一个申请人所取得的成就的大小。

  至于选择学校,我觉得没有必要过于强求申请最知名的那几所大学。除非你是那种能把排名榜上的学校从上往下顺着全都包揽的强人,否则何不随遇而安?其实美国的本科教育体系最大的优点在于名校林立,优秀的学者和教授也绝不是只聚集在那些“明星学校”里,很多在中国学生眼中排名相对靠后的学校里,也潜藏着在很多领域负有盛名的学者。诚然,顶级学校有着高人一等的实力和声望,但很多学校也都有着非常好的资源。当我们仍在用排名对学校挑三拣四、评头论足的时候,不妨扪心自问,我们是否配得上那份录取,就算去了排名更靠前的学校,我们是否就能做得更好?能不能最大化地利用学校里的资源来提升自己,这远比去哪所学校更重要

(责任编辑:中国铁岭教育信息网)

相关热词搜索:

  • 上一篇:美国高校是迎接新生的奇特仪式
  • 下一篇:国外大学纷纷与中国高校"联姻" 合作办学靠谱吗